上海财经网,上海经济网,上海财经频道,上海商业新闻网

您好,欢迎访问上海财经新闻网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!

网络付费刷课灰色产业链须从根上治

2021-10-09 11:02来源:未知 频道:商界资讯 阅读:

 

  线上教育教学模式逐渐普及不法分子推出刷课服务牟利

  网络付费刷课灰色产业链须从根上治

  “什么软件?刷几科?有测试吗?”

  当黑龙江某大学大一学生王杨(化名)在学长的介绍下首次联系刷课代理时,对方仅简单地问了这几个问题,然后向他要了学习通的账户和密码,说“先不用付钱,刷好我告诉你,到时候付8元就行”。

  一天半以后,王杨看到慕课(学习平台)上自己计算机基础课已经刷好——这次刷课服务让他颇为满意。“我们平时作业量挺大的,根本没时间看节奏这么慢的网课,学校又要求必须完成一定的课时,只能找人代刷。”王杨告诉《法治日报》记者。

  像王杨一样购买过刷课服务的学生不在少数。据警方通报,仅2019年至2020年,全国范围内购买刷课服务的学生就超过790万人,刷课数量逾7900万科次,涉事刷课平台的下线代理人超过10万人,其中大多数是在校学生。

  部分网课质量不佳 学生选择花钱刷课

  “网络课程内容性价比低,老师们最重视的还是平时线下课的考勤、作业、期末的考试成绩,网络上的课程内容做做题就行了,代刷也可以帮忙做线上课的章节小测。”陕西西安某大学学生李某直言不讳。

  据了解,各高校在一些网络教学平台上都开设有网络选修课程,或凭借网络课堂平台布置部分课堂作业,学习平台中学习通、慕课、知到、优学院等较为主流,其中专业课和选修课是刷课服务的主要目标。

  采访中,哈尔滨、西安等多个城市的大学生均表示有过购买刷课服务的经历,一科5元至20元不等。学生们选择找人代刷网课的原因主要有三种:一是网课通常是选修课,且节奏慢,不符合自己的学习进度和计划,所以不想浪费时间自己刷课;二是对学习不上心,或者对有些课程不感兴趣,根本不愿意听课,只为了拿到相应的学分;三是时间紧任务重,不得已找人刷课,比如临近期末找人突击刷课。

  记者在微博上以“学习通刷课”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后,看到了不少网友的吐槽,如“明天考试,今天课还没刷完”“每天不是刷课,就是在刷课的路上”等。

  记者以需要代刷为由联系了一家号称主要承包学习通、知到、优学院3个平台刷课服务的服务商,了解到代刷课每科2元至6元不等,分为快刷和慢刷,最快的两小时即可刷完,慢刷可根据学校要求,测试、视频都可以代刷。“学习通包视频、测试及考试,基本分数95+;知到、智慧树包平时分、见面课、测试及最后的考试,基本分数95+。”

  这么“便宜”的价格,商家如何赢利?一位刷课代理告诉记者,刷课服务属于薄利多销。在整个链条中,刷课代理担当刷课网站和客户之间的中间商,帮助刷课平台招揽顾客。随后,刷课平台工作人员会在刷课平台开通账户,按照步骤输入账号、密码等信息,后台会自动进行刷课,工作人员不需要再进行其他操作。

  据介绍,代刷服务可以代刷的只限于视频时长和题库中的客观题,需要思考的主观题以及题型变通的英语、数学无法代刷。

  一位提供刷课服务的商家在关于学习通软件的注意事项中称,代刷服务可帮考的只限于学习通题库生成的考试,主观文字题和教师在学习通上安排的考试,代刷服务不能代考,需要顾客自己完成。

  “学习通所有习题都是有题库的,遇到测试代码就自己进去迭代搜出来直接往上套,关键词信息检索。”李某说,刷课服务中的答题服务,大多是依靠技术代码在题库中检索完成的,题库外的题目无法通过代刷作答,所以不少商家都明确表示,“主观题和冷门科目以及英语、数学不刷”。

  采访中,记者在一位刷课代理的账户中看到,下单界面中各平台的刷课服务都标注了“批发价”,价格比该代理对外的售价低了很多,而且销售时快刷价格和慢刷价格相差很大,但在批发价里,知到、智慧树、超星、学习通的快刷价格和慢刷价格都仅为0.6元一科。

  “例如学习通,我们卖给客户就4元至6元一科,挣3元至5元。有时候为了吸引客户发网上替我们宣传,还可以打折,客户2元至3元也能买到。其实一点也不贵,并没有‘坑’客户。”这位刷课代理说道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刷课代理不少为在读大学生,身边同学都是潜在客户,甚至都不需要总代理提供客户群。

  跑步纳入体育成绩 代刷服务应运而生

  采访中,记者发现除了刷课服务,有些商家还可以提供跑步代刷服务。

  原来,很多高校为提高学生身体素质会要求学生跑步锻炼,不同学校要求的公里数和路线不同,而且跑步数据大多被纳入体育成绩中。然而不少受访学生反映,龙猫校园、步道乐跑、运动世界校园等多个高校跑步软件都存在记录不上、记录不准的情况。

  记者观看这些App的评论也发现,有不少人反映软件功能不完善,如“熄屏就没有记录了,来消息划一下又没有记录了”“每次都网络异常,学校还非让用,到处都是bug”等。

  因为跑步数据会影响成绩,加之软件存在尚不完善的问题,跑步代刷业务便应运而生。

  “我们要求一个学期跑完72公里,这在期末体育成绩中占10分,不要求速度。”今年刚从东北大学毕业的刘同学向记者回忆说,他们学校对于跑步要求挺人性化的,问题在于使用软件不灵敏,“有时记录很不准确,等于白跑了”。

  北京印刷学院一名读大四的学生告诉记者:“大一刚开学的时候有阳光体育跑,规定每学期刷多少公里数,后来老师发现代刷变‘产业’了,就把这个取消了,我觉得老师非常明智。平时我也会跑步,只是想按自己的路线和规划跑,不想被限制路线和公里数。”

  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北京一位高校老师,这位老师告诉记者:“我们的初衷是让学生跑步锻炼,现在成了一些人的赚钱工具,这肯定不行。我们会通过课堂以及其他方式督促学生运动,不会再采取这种打卡跑步了。”

  随后,记者在各购物平台上搜索跑步代刷服务时看到,某店家使用可控变速智能摇步器代刷价格为1.5元每公里,并且保证不会被检测出作弊。“但是一天只能跑一次,早刷早安心。”这位店家对记者说。

  线上教学成为常态 刷课产业链须治理

  为何会出现代刷课现象?

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,代刷课现象的出现,反映出一些学校线上所开设课程并没有得到学生的普遍认可。从时间和收益角度来看,学生认为该课程价值不高,或者无法满足其价值需求,所以会找人代刷。

  在上海恒衍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艳辉看来,网络付费刷课产业链形成主要有三方面原因:互联网的发展使得线上教育教学的模式逐渐普及,庞大的线上课程规模使不法分子嗅到了商机;2020年初以来,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线上教学成为教育常态,线上线下教育相结合的模式逐渐成为当前的趋势;一些地方的教育部门对于线上教学的质量把控并不严格,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。

  针对这个现象,储朝晖认为,学校需要反思和深入思考该课程的质量;减少付费刷课要从根源着手,即降低付费刷课需求,要让学生认为课程是有意义的;对于付费刷课产业链可进行一定规范,第三方组织者应当承担一定责任。“但是只从技术层面解决问题效果甚微,还是要从提高课程质量着手。”

  记者采访中发现,除了学校网课,其他职场课堂的刷课服务也层出不穷。对于一些社会人员,如公司员工、公职人员在培训时使用代刷是否违规?王艳辉认为,公司员工、公职人员等购买刷课服务后,不用付出努力就可以获得高分或相应的成绩,对其他同事具有明显的不公平性,违背了民事法律中的公平公正原则,而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也违背了公序良俗,严重影响社会的公共利益。对于提供这类服务的人来讲,破译软件等行为不仅可能涉嫌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,情节严重的还有可能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。

  王艳辉建议,加强对使用网课人员,尤其是学生的教育,使其认识到这种投机取巧不劳而获的行为是正确价值观所不提倡的,从根本上杜绝这种行为的发生;教育部门加强对网课的管理,从技术上及制度上严厉打击这种现象,一旦发现应当给予相应的惩罚;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完善相关法律法规,明确代刷课行为的定罪量刑标准,让不法分子受到法律的制裁。(记者 韩丹东 实习生 杨蕙嘉)

  来源:新华网 编辑:刘伟

郑重声明:本站主要文章来源于中新网上海站,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作为参考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技术处理!

上一篇:中国石化涪陵页岩气田累计产量突破400亿立方米

下一篇:美媒:华尔街巨头看好中国机会

相关推荐


关注我们

    上海财经网,上海经济网,上海财经频道,上海商业新闻网
返回顶部